服务热线:+86-9999-6666

重庆崽儿初闯电影圈

  今晚,由曹保平监制,大鹏、欧豪、沙宝亮等主演的电影《铤而走险》将在重庆举行全国首映礼,导演甘剑宇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他的第一部长片作品拿下FIRST青年电影展学生竞赛单元最佳剧情片,第一部剧情片入围国际A类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同时他还是重庆青年电影展的发起人。在全国首映礼前夕,甘剑宇在“主场”重庆聊起自己在电影世界里无数个“第一次”。

  尊敬的网友,为和您及时取得联系,请填写真实的姓名和联系电话,您的个人信息我们都将为您保密,谢谢您的信任!

  1988年出生于重庆的甘剑宇,刚好遇上华语电影迅速发展的时期。90年代街头巷尾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录影带出租店,正是他少年时最爱去的地方。周星驰、成龙、周润发•••••一个个华语电影明星,一部部经典的电影作品,在甘剑宇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是电影,让他接触到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种子终究是要破土而出的。16岁的甘剑宇也结交了不少喜爱电影的朋友,一次朋友为他推荐了一部电影,由弗兰克•达拉邦特执导,蒂姆•罗宾斯、摩根•弗里曼等主演的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那是甘剑宇第一次看完电影后失眠,当时片中的外国明星他一个都不认识,但电影里充斥着的戏剧张力、紧张反转的故事情节和深刻的人物塑造,却将甘剑宇震住了,“原来电影还可以这样拍,可以有这么巨大的力量。”这股力量让心里埋藏的电影种子破土发芽了,从那时候起,甘剑宇就决定要走电影这条路。

  幸运的是,父母给了他莫大的支持。当甘剑宇告诉父母想要走电影这条路时,丝毫没有遇到想象中的反对和阻拦。就这样,甘剑宇大学考上了浙江传媒学院导演班,又在香港演艺学院拿到电影制作导演方向硕士学位。

  甘剑宇还记得,大二的时候,他参加了学校的影视爱好者协会,拍了一部短片,内容讲述的是一个学习表演的故事。“现在我倒回去看这部作品,其实是很糟糕的,但这是我的作品第一次在银幕上放映,看着作品通过一道光束投影在银幕上的感觉,太奇妙了。”就在那一刻,甘剑宇坚信做电影是有意义的,他决定要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电影。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甘剑宇第一次被华语电影人注意到,是他25岁的时候。2013年,他执导的毕业作品《小学鸡大电影》,讲述了一个落难金像奖大导演教一群小学生拍电影,并找回自我的故事。

  该片入围了第十届香港亚洲电影节、美国波士顿美术馆新香港电影展,并获得第八届FIRST青年电影展学生竞赛单元最佳剧情片,当年的评审分别是谢飞、顾长卫、曹保平、曹久平和黎允文,后来谢飞担任了甘剑宇发起的重庆青年电影展名誉主席,曹保平则成为了甘剑宇第一部剧情片《铤而走险》的监制。

  红毯、闪光灯和各方的肯定,并没有让甘剑宇迷失在娱乐圈的浮躁中,他似乎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沉着,而在这背后,还有着鲜为人知的伤痛。甘剑宇的膝盖上至今还有几道浅浅的疤痕,那是在《小学鸡大电影》开拍前,他膝盖十字韧带受伤,打了三颗钢钉,医生让他做三个月的复健。可不巧的是,项目又必须在这个档期开拍,不然之前的辛苦准备将付之东流。甘剑宇毫不犹豫地决定照常开拍,“我想着哪怕是瘸了,我也要把这部电影拍出来。”他拄着拐到处看景,一瘸一拐地在片场执导,这也让整个剧组的人动容。

  六年后,甘剑宇再一次站在了电影节的红毯上,这一次,他带着自己执导的第一部剧情长片《铤而走险》,入围了第二十二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从抵达上海开始,他一直没有停歇,参加开幕式红毯、电影发布会,接连不断的采访邀请……甘剑宇回忆那几天,每天神经都绷得紧紧的,直到电影首映后观众和业内迎面而来的肯定,让他才缓缓地松了一口气,“入围上影节就是最大的表彰了,但我最期待的还是观众对我的评价和肯定。”

  拍艺术片是各大电影节上新人导演崭露头角的常见方式。甘剑宇选的路却有些非典型——拍商业类型电影。他的答案很直白:“商业电影能让更多观众看到,被观看是电影创作很重要的过程。”

  在FIRST电影展后,沉淀下来的甘剑宇彻底投入到这部计划已久要在家乡重庆拍摄的作品。直到故事有了框架,他才找到国产犯罪类型电影领军人物曹保平,开始了一段漫长打磨剧本的熬煎。

  有多漫长?甘剑宇仰头枕着沙发靠背,陷入沉思:“不记得改了多少稿,只记得熬夜写剧本,失眠,头发不停地掉。”说这话时,他拉开帽檐,露出明显后退的发际线,已不见几年前扎着小辫时的飘逸长发。

  “这是你的第一部作品,再多花一些时间,效果会更好,要不把进度再放缓?”就在以为电影快要开拍时,与曹保平的这次短暂聊天,又让甘剑宇回到新一轮的“自虐”。

  把一句台词扩展为一场戏,再组成段落,直到形成排列组合,这也意味着改一处可能所有都得改掉。这样让人抓狂的背后,他也常常问自己:大家凭什么愿意帮你完成脑海里的故事?

  确定与大鹏的合作,甘剑宇只花了两天。在寻觅目标演员时,他直接放弃打“安全牌”,让大鹏出演非喜剧角色,欧豪首度出演反派杀手。在他看来,选演过同类型电影的成熟演员,组合不够新颖,且未必能超越前人,而观众和创作者都需要新意。

  看过剧本后,大鹏约了与甘剑宇见面,两个人就这个不着调的人物到英雄的转变畅聊了一个下午,当即敲定了这次合作。让甘剑宇欣喜的是组里所有演员对故事的认可和专注,他说:“全组的人都在燃烧自己去完成你的梦想,作为导演,任何时候我都必须先把自己点燃。”

  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家乡被甘剑宇形容为一座很酷的城市,有独特的地貌和个性鲜明的人,汇聚成他想要在电影中呈现的独特气质。

  可在几年前,刚回到重庆的甘剑宇发现,这里缺少年轻电影人聚会、交流的平台。没有经验、资金、场地,邀请嘉宾都很难,作为川外新闻传媒学院编导系的一名教师,甘剑宇没有多想,便和好友发起了首届重庆青年电影展。用他的话来讲是“想做就去做了”,他还邀请到导演谢飞担任影展名誉主席。

  “电影人可以面对面交流,重庆的观众也需要像北京、上海的观众一样,看到更多、更优质的电影。”时隔5年,甘剑宇仍清晰记得谢飞当时给予的肯定和支持。

  没有资金,甘剑宇就拿出积蓄,还得到处拉“赞助”,尽管大部分资金来自熟人,邀请嘉宾更是屡屡被拒,他说:“扛过了第一届,没想到后来就有了更多认可的人参与,慢慢大家会发现做这件事情的意义。”

  宣传册从最初的几页到如今一百多页,形象大使从海清到郭晓冬,影展如今已走到第六届。回首当时敢为人先的勇气,甘剑宇言语中充满淡定:“电影不是通过书本就可以完成的学习,交流是重要的一项内容,青年电影人需要这样一个平台。”

  一头忙新片,一头筹划影展,常常北京、重庆两地跑,他仍然享受着在校园里与学生们碰撞思想的过程。他也会偶尔想起自己走过的路:“过去的作品其实现在自己都看不下去,但在那个阶段的能力下,还是要勇敢去拼一把。”

  在上海电影节的颁奖礼现场,获得最佳男演员奖的97岁老戏骨常枫走向舞台,全场起立致敬,掌声经久不息。台下的甘剑宇感触很深:“我希望可以像常老一样,拍到90多岁,还带着和热忱。”

  如今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那一张张稚嫩的脸,甘剑宇仿佛看见过去的自己,也看到了未来中国电影发展路上的同行人。

  《百姓故事》是重庆华龙网集团重点打造的品牌栏目,2018年荣获第二十八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新闻名专栏。栏目创办以来,坚持践行“走转改”,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将笔端和镜头对准基层人民,着力挖掘不同人物的闪光点,彰显基层人民的担当与大爱,为芸芸众生树碑立传,精心书写一个又一个血肉丰满、感人至深的凡人故事,传递温暖正能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金开大道西段106号10栋移动新媒体产业大厦 邮编:401121 广告招商:023-63050999 传真:023-60368189

Copyright © 2014-2019 重庆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071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