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86-9999-6666

蓝精灵不说话 他是智博会一名特殊志愿者

  1200名被称为蓝精灵的志愿者,活跃在智博会第一线。他,身着蓝衣白裤,胸牌别于胸口,笑容亲切,看上去和其他志愿者并未二致。遇到有人问路,他总会微笑着伸出手指,将正确路线快速输入手机,再展示给别人看。

  说话时眼睛含笑,但完全绷紧的面部表情“出卖”了他在发声时很吃力。3秒钟,不短,可以让其他志愿者说完一句以“您好”为开头的礼貌用语。但在赵国林这里,一句话的进度条,刚好更新到前两个字——这是智博会开幕前一周,赵国林每天连续训练8个小时、苦练3天的成果,也是继他的名字、婆婆、妈妈、爸爸之后,能稍显清晰地说出的第五个单词。

  这个20岁的大男孩见到记者的第一面,就迫不及待地想展示他的训练成果——手指并拢,手心朝上,左手划过一条弧线,一个标准的引导礼仪,再配合吐字比较清楚的“您好”两个字。

  表情专注,动作标准,无法让人忽略的眼神提醒着记者——此刻的他,不再是1200名志愿者中最特殊的一个。他和所有蓝精灵一样,是神采飞扬的,是充满自信的,也是被认可的。

  27日正式上岗,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几乎无间断的工作……赵国林在回答志愿者工作是何种体验时,不假思索地在手机上打出第一个字:累。紧接着,又打出“苦中作乐”“收获”等字。

  回答记者的问题都通过手机。“这两天主要负责带领智博会7到16岁小小志愿者,参加各种活动。还要教授手语,分发防暑药品,简单的志愿引导……”在赵国林看来,和小朋友相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有游客问我北登陆厅怎么走,我还没来得及说,小朋友就积极地帮我抢答了。”

  “我是智博会小小志愿者”“欢迎来到智博会”“加油你是最棒的”——28日,这三句话组成的手语小课堂在智博会现场开讲。主持人先讲一句,再由赵国林用手语翻译出来。主持人问孩子想不想学手语,有的小朋友调皮回答:“不想。”见状,上台前还有点紧张的赵国林,反而镇定下来。他缓缓举起双手,用手语把“加油你是最棒的”慢速做了一遍。用微笑的表情、流畅的动作,带动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做完第一遍,有的小孩开始跟着做。耐心教了三遍后,不少孩子也将这3句手语学会了。

  不少观众打开手机录像模式,把镜头对准赵国林。记者注意到,没有观众发现,这位蓝精灵是一名语言障碍者。

  值得记录才会有人拍摄,出现在别人镜头里的每一个瞬间,也让赵国林认为自己的工作充满意义。“刚刚,我听见有孩子对家长说‘这个教手语的小哥哥很棒’。”赵国林兴奋地在手机上敲字,“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了,我当志愿者,收获认可,最快乐。”

  为啥要来当智博会志愿者?赵国林的回答贯穿了两个“执着”——对智博会的执着,对帮助他人的执着。

  去年智博会,赵国林是个普通参观者。华为云论坛、机器人乐队、人脸识别等系列智能化黑科技让他大开眼界。原来,幻想中的高科技可以成为现实,新技术、新智能还能是这个样子。

  隔年,在全国聋人单考单招考试中,赵国林考出超线25分的优异成绩,今年9月将进入重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学习。正式迈入人生的新阶段前,赵国林下定决心,要做一件具有意义的事,给过去的学生生涯画上一个句号。

  9年在綦江区特殊教育学校的学习经历、3年重庆聋哑学校的高中生活、一个月来学校探望一次的社会志愿者们,一直是赵国林心中无比敬佩和感谢的人。志愿者买零食、送书包、做游戏、重庆新闻网给聋哑学生上课……在赵国林的认知中,志愿者最重要的3个品质:无私、真诚、微笑,都来源于那些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志愿者哥哥姐姐。

  7月中旬,志愿者社会征集开放报名通道,有限的名额让两次抢号均在一分钟告罄。赵国林有点沮丧,“我定好闹钟蹲点抢,都没抢上。”

  成为一名智博会志愿者,是一个长达近一年的梦,赵国林没想过放弃,他联系学校社工,传达了想成为智博会志愿者的想法。在社工的帮助和建议下,他写了一份志愿者申请书。从总结过往志愿者经历,到恳切列出参与原因,申请书有这样几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应该展示重庆人独特的一面……聋哑人更应该向社会展示‘我们除了说什么都能做’。”

  万千报名者中,赵国林无疑是其中最特殊的存在。考虑到言语障碍者在服务工作中无法避免的交流壁垒,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的团市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很为难。”

  或许是被执着所打动,材料层层递交,层层审核把关。最终,团市委决定给予这位特殊的志愿者一次锻炼和成长的机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多元的智博会期待也欢迎每一位有想法、有干劲的青年。”

  8月5日,赵国林将这个日子记得清楚——他收到了成功入选智博会志愿者的通知。那一刻,梦想照进了现实。

  记者发现,进行场馆方向、方位引导服务,简单的手势、简短的句子足以应对。若是需要一个相对复杂的回答,例如“人工智能场馆有什么值得体验的地方?”赵国林打字告知的方式则稍显耗时。

  “有些游客可能比较着急,没等我打完两个字,就说‘算了算了,我问别个’。”赵国林说,随之流露的疑惑眼神。那一瞬间,他的表情有点沮丧。“换位思考,我完全可以理解对方。”

  这种无能为力,哪怕把“您好”的练习量再翻几倍,可能也解决不了。于是,想用行动自证的赵国林告诉记者,他想扎扎实实地、用心去做每一件小事,尽力把志愿者工作做得更好。

  采访在游客休息区进行,赵国林一直端坐椅子上,保持着坐姿:臀部占坐椅面2/3,双膝并拢,两手可自然放于腿。“只要在智博会场馆内,无论何时我都是一名志愿者,代表重庆的形象。”赵国林说。

  市志愿服务工作指导中心工作人员杨丹凤介绍,赵国林工作积极认真。交给他的任务,他都很好地完成了。

  “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哑巴,我反感‘啥都不会做’的质疑。”关于未来的打算,赵国林给出了采访过程中最快的一次回答。原来,计划早已明晰,成型于今年4月15日的手机备忘录,上面清楚写着:大学计划/考驾照/过计算机二级/考/考会计证/过英语四六级。

  赵国林强调,参与更多的志愿者活动,其实也在计划内。“这件事,不仅仅在大学会做。未来,我会一直做下去。”

  1200名被称为蓝精灵的志愿者,活跃在智博会第一线。他,身着蓝衣白裤,胸牌别于胸口,笑容亲切,看上去和其他志愿者并未二致。遇到有人问路,他总会微笑着伸出手指,将正确路线快速输入手机,再展示给别人看。

  说话时眼睛含笑,但完全绷紧的面部表情“出卖”了他在发声时很吃力。3秒钟,不短,可以让其他志愿者说完一句以“您好”为开头的礼貌用语。但在赵国林这里,一句话的进度条,刚好更新到前两个字——这是智博会开幕前一周,赵国林每天连续训练8个小时、苦练3天的成果,也是继他的名字、婆婆、妈妈、爸爸之后,能稍显清晰地说出的第五个单词。

  这个20岁的大男孩见到记者的第一面,就迫不及待地想展示他的训练成果——手指并拢,手心朝上,左手划过一条弧线,一个标准的引导礼仪,再配合吐字比较清楚的“您好”两个字。

  表情专注,动作标准,无法让人忽略的眼神提醒着记者——此刻的他,不再是1200名志愿者中最特殊的一个。他和所有蓝精灵一样,是神采飞扬的,是充满自信的,也是被认可的。

  27日正式上岗,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几乎无间断的工作……赵国林在回答志愿者工作是何种体验时,不假思索地在手机上打出第一个字:累。紧接着,又打出“苦中作乐”“收获”等字。

  回答记者的问题都通过手机。“这两天主要负责带领智博会7到16岁小小志愿者,参加各种活动。还要教授手语,分发防暑药品,简单的志愿引导……”在赵国林看来,和小朋友相处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有游客问我北登陆厅怎么走,我还没来得及说,小朋友就积极地帮我抢答了。”

  “我是智博会小小志愿者”“欢迎来到智博会”“加油你是最棒的”——28日,这三句话组成的手语小课堂在智博会现场开讲。主持人先讲一句,再由赵国林用手语翻译出来。主持人问孩子想不想学手语,有的小朋友调皮回答:“不想。”见状,上台前还有点紧张的赵国林,反而镇定下来。他缓缓举起双手,用手语把“加油你是最棒的”慢速做了一遍。用微笑的表情、流畅的动作,带动孩子们的学习兴趣。做完第一遍,有的小孩开始跟着做。耐心教了三遍后,不少孩子也将这3句手语学会了。

  不少观众打开手机录像模式,把镜头对准赵国林。记者注意到,没有观众发现,这位蓝精灵是一名语言障碍者。

  值得记录才会有人拍摄,出现在别人镜头里的每一个瞬间,也让赵国林认为自己的工作充满意义。“刚刚,我听见有孩子对家长说‘这个教手语的小哥哥很棒’。”赵国林兴奋地在手机上敲字,“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之前的问题了,我当志愿者,收获认可,最快乐。”

  为啥要来当智博会志愿者?赵国林的回答贯穿了两个“执着”——对智博会的执着,对帮助他人的执着。

  去年智博会,赵国林是个普通参观者。华为云论坛、机器人乐队、人脸识别等系列智能化黑科技让他大开眼界。原来,幻想中的高科技可以成为现实,新技术、新智能还能是这个样子。

  隔年,在全国聋人单考单招考试中,赵国林考出超线25分的优异成绩,今年9月将进入重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学院学习。正式迈入人生的新阶段前,赵国林下定决心,要做一件具有意义的事,给过去的学生生涯画上一个句号。

  9年在綦江区特殊教育学校的学习经历、3年重庆聋哑学校的高中生活、一个月来学校探望一次的社会志愿者们,一直是赵国林心中无比敬佩和感谢的人。志愿者买零食、送书包、做游戏、给聋哑学生上课……在赵国林的认知中,志愿者最重要的3个品质:无私、真诚、微笑,都来源于那些陪自己一起长大的志愿者哥哥姐姐。

  7月中旬,志愿者社会征集开放报名通道,有限的名额让两次抢号均在一分钟告罄。赵国林有点沮丧,“我定好闹钟蹲点抢,都没抢上。”

  成为一名智博会志愿者,是一个长达近一年的梦,赵国林没想过放弃,他联系学校社工,传达了想成为智博会志愿者的想法。在社工的帮助和建议下,他写了一份志愿者申请书。从总结过往志愿者经历,到恳切列出参与原因,申请书有这样几句:“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应该展示重庆人独特的一面……聋哑人更应该向社会展示‘我们除了说什么都能做’。”

  万千报名者中,赵国林无疑是其中最特殊的存在。考虑到言语障碍者在服务工作中无法避免的交流壁垒,第一次遇到类似情况的团市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很为难。”

  或许是被执着所打动,材料层层递交,层层审核把关。最终,团市委决定给予这位特殊的志愿者一次锻炼和成长的机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多元的智博会期待也欢迎每一位有想法、有干劲的青年。”

  8月5日,赵国林将这个日子记得清楚——他收到了成功入选智博会志愿者的通知。那一刻,梦想照进了现实。

  记者发现,进行场馆方向、方位引导服务,简单的手势、简短的句子足以应对。若是需要一个相对复杂的回答,例如“人工智能场馆有什么值得体验的地方?”赵国林打字告知的方式则稍显耗时。

  “有些游客可能比较着急,没等我打完两个字,就说‘算了算了,我问别个’。”赵国林说,随之流露的疑惑眼神。那一瞬间,他的表情有点沮丧。“换位思考,我完全可以理解对方。”

  这种无能为力,哪怕把“您好”的练习量再翻几倍,可能也解决不了。于是,想用行动自证的赵国林告诉记者,他想扎扎实实地、用心去做每一件小事,尽力把志愿者工作做得更好。

  采访在游客休息区进行,赵国林一直端坐椅子上,保持着坐姿:臀部占坐椅面2/3,双膝并拢,两手可自然放于腿。“只要在智博会场馆内,无论何时我都是一名志愿者,代表重庆的形象。”赵国林说。

  市志愿服务工作指导中心工作人员杨丹凤介绍,赵国林工作积极认真。交给他的任务,他都很好地完成了。

  “我不喜欢别人喊我哑巴,我反感‘啥都不会做’的质疑。”关于未来的打算,赵国林给出了采访过程中最快的一次回答。原来,计划早已明晰,成型于今年4月15日的手机备忘录,上面清楚写着:大学计划/考驾照/过计算机二级/考/考会计证/过英语四六级。

  赵国林强调,参与更多的志愿者活动,其实也在计划内。“这件事,不仅仅在大学会做。未来,我会一直做下去。”

Copyright © 2014-2019 重庆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071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