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86-9999-6666

信息安全之殇还是教育之殇?

  “准女大学生被骗学费后离世”、“大二男生在疑遭电信后不幸离世”,近期大学生被电信的事件频频发生,也让更多的人关注到个人信息发展成黑色产业链贩卖的问题。骗子固然可恶,但这一系列事件背后更是凸显出当下孩子对电信防范意识不高,心理承受力有限的现状。该如何提高这些涉世未深的孩子们的安全防范意识?该如何教会他们面对挫折时要有强大的内心?值得深思和探讨。

  近日,山东省临沂市18岁女孩徐玉玉,今年高考以568分考入了南京邮电大学,然而在即将上学前她接到一骗子打来的电话,声称有一笔2600元的助学金要发放给她。由于涉世未深,女孩被骗9900元学费。在和家人到派出所报案回来的路上,女孩呼吸心脏骤停,后医院虽全力抢救,最终还是离开人世。

  随后在这起事件发生两天后,另一名大二男生也在遭遇电信被骗走2000元,导致心脏骤停,不幸离世。这名男生是在有防备的情况下,骗子说出他的和身份信息后取得信任,男生就此落入了骗子圈套之中。

  这些并不是个例,也不是结束,全国范围内,这样的电信层出不穷,而大学生则成为其中的“重灾区”。事实上,除了骗取学费,不少短信变身“通知书”:“×××:新的学期马上开始,这是你孩子的开学通知书和课程xcio******.cGiy请您查阅”。重庆新闻网腾讯手机管家提供的拦截数据显示,近日,这样一条冒充“学校”发送的含钓鱼链接的“开学通知书和课程”短信,正在悄悄攻击家长用户的手机。监测数据显示,该类短信影响恶劣,每日影响人数最多已超过1.4万人。

  层出不穷的电信案件,折射的不仅是个人信息泄露严重、个人信息安全保护缺失,徐玉玉的离世,更是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提醒人们,惩治电信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然而另一方面我们也不得不反思,为何这些被一再报道的骗术却依然能够成功,这背后反映出也是教育的短板,为何学生们的防范意识如此淡泊、心理素质如此不过硬,究竟是骗子太猖狂了还是学生太脆弱了?

  记者了解到,一些分子使用器和群发软件等专用工具,能够在短时间内向大量的用户号段发送违法信息,一次发出成千上万条信息。“首都网警”官微日前以图解方式揭秘短信如何发到普通用户的手机上。

  微博截取的相关软件界面显示,分子利用群发软件,可以任意编写想发送的短信内容,包括在短信中放入网址链接,引诱受害用户点击,以实施下一步。不仅如此,分子甚至还可以在软件中任意填写“显示号码”,也就是说骗子输入什么号码,用户手机上就会显示什么号码。分子往往会冒充银行、运营商等公信力较强的服务号码来蒙蔽骗取用户的信任。其次骗子们发送短信还需要一套伪基站设备,配合这些设备和软件,骗子们只要四处走动,就可以向周围的人群发送短信了。

  而骗子又是如何得到这些信息的呢?据人民网记者的调查显示,个人信息泄露有三种情况:一是接触到数据的工作人员人为泄密,二是黑客入侵目标获取数据,三是提供服务的第三方(如IT系统服务公司)获取数据后泄密。倒卖个人信息已成为黑色产业链,可以轻易购买到特定人群的信息。在这个“黑链条”中,既有供给人员,也有促成交易的中间商,电信分子则通常混迹于买方中;各环节自成一体,互不见面交易,加大了警方侦破电信案件的难度。

  西南政法大学全球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蔡斐认为,事件关键在于信息保护的现行法律基本处于搁置状态,有立法在实施上却有难度,面对电信不能因为难就不破,需要的是法律惩治,如果没有关注,谁又会是下一个徐玉玉?

  然而我们还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在这一系列事件中,很多被的对象都是学生,其中大部分还是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他们的不幸遭遇,恰恰反映的是青少年网络安全防范意识的缺乏,折射的是青少年网络安全教育的缺失,以及心理健康教育的匮乏。

  在如今网络发达的今天,从小学到大学都开展了各式各样和网络相关的课程,可这些课程中,却很少有教导学生网络自我保护的部分。根据共青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未来网与360互联网安全中心联合发布的《中国青少年上网行为习惯调查报告》显示,近6成青少年遭遇过网络威胁,其中电信和账号被盗最为常见。令人失望的是,8成青少年缺乏全面的个人隐私保护意识。连基本的个人隐私保护意识都没有,就更别指望现今教育还会教导学生在被骗后要如何应对、如何调节自己的心理,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家庭教育,在这一方面的忽视和不作为,才造就了徐玉玉悲剧一再的发生。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提倡素质教育,可真正的素质教育既要重视人的思想道德素质、能力培养、个性发展,也要注重学生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教育,可如今不少学校对于学生的教育大多还停留在追求分数和升学率,对于学生心理健康的教育却一再忽视或者只是走过场。

  记者接连采访了多位高校的大学生,我市某高校大四的小樵表示,现在大学心理教育“走过场”比较普遍,心理教育课程虽作为必修课,但基本是期末考核加上两周一节的课程,课堂不具有吸引力,如果不是因为有期末考核,同学们都不会重视课程。而另一高校位在读大二的小郑同学则透露,虽然大学心理教育中其实还有关于大学生心理监测的系统,每学年还会进行在线心理测试,但很容易发现这些心理测试题都已经过时很久了。

  徐玉玉之死戳中了整个社会的痛,如何避免下一个徐玉玉成为全民讨论关注的焦点,这不仅仅需要司法部门、门介入打击犯罪,也需要如今的大学生们不断提升自我保护意识、增强心理抗压受挫素质。

  重庆明亮心理咨询所所长邱驷,专注于青少年成长中的心理咨询,她在关于大学生群体受骗的问题表示,首先大学生应具有自我保护意识,对于骗局具有防范意识,而现在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都侧重在学业,在自我保护上缺乏训练,抗压能力不足,这已经是一个较为普遍的社会现象,特别来自农村地区的大学生表现的更加明显。而如果遇上不幸被骗的情况,大学生们应该首先进行自我疏导,将事件的影响放大来看,被骗走的财物是否会对生活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同时积极寻求家长、老师或者相关专业咨询师的帮助,抱有积极解决问题的态度。

  而在关于大学生受挫能力的培养上,邱驷提到,现在的父母对于孩子的事情不应过多包办,特别是大学生,大学生一般说来都已经是成年人了,父母应该用对待成年人的态度看待孩子,更多是让大学生们有意识的培养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通过参加社会活动,大学生自己有意识的培养看挫折和抗压能力,以此形成大学生们的独立人格,实现行为和精神独立。

  重庆本地某高校学生工作处朱老师告诉记者,现在对于大学生的心理教育会有强制性和自愿参加相结合的心理团辅,在大一的时候还会有心理健康的课程进行心理教育,每学年都会有心理普查,学校会邀请普查中怀疑有心理问题的同学去到心理健康中心,同专门的心理健康老师一对一的沟通,心理健康中心会在工作时间全天接受同学预约咨询,同时会在“5•25”心理健康教育月这样的特别时间点开展相应的心理健康普及活动。

  朱老师还介绍到大学每个班级中都设有心理委员,心理委员会每学期进行培训,了解同学们的心理情况,如同学出现心理异样及时向老师反映,学校在做到从之前预防心理问题到健全人格的转变。

  在谈到现在大学中的反措施,朱老师表示学校会定期邀请门进校以发生在学校周边的真实案例进行讲解,提高同学们的反意识,出现新的方法,学校会通过QQ群、微信等方式向学生告知。

  为何依然还出现大学生被骗的案件?朱老师认为还是在于学生过于单纯,对于社会的认识缺乏,所以防范意识还不够。

  1. 称孩子住院需汇款的情况,这种手段由于信息资料较全,更容易令家长上当。接到类似电话时家长要保持冷静,先联系学校或医院方面进行确认,不要轻易汇款,发现尽快报警。

  2. 冒充学校相关部门骗取个人信息的情况,接到的电话内容类似资助新同学学费、生活费等为理由,骗取号密码。还有的打电话自称是教育部或校方以返还学费等为名,让学生提供卡号、密码,从而进一步实施。大学生对自己的隐私严格保密,遇到此类事件要先向学校有关部门电话求证,遇到欺诈行为要及时向公安机关报警。

  3.当接到自称教育、财政等部门工作人员的电话,要发放“国家助学金”、“返还义务教育费”、“助学扶助款”时,要主动与当地教育部门或学校联系,以证实真伪。同时不要随意透露家人姓名、电话、职业等相关信息,坚持做到不透露、不相信、不理睬,更要警惕骗子实施的。

Copyright © 2014-2019 重庆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071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