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86-9999-6666

万州区五桥街道香炉山社区党总支傅山祥——

  白天,傅山祥满社区跑疫情防控;晚上,他就睡在帐篷里。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前半月,他把帐篷摆在楼道里,守护隔离的居民;后半月,他又把帐篷搬到社区外出路口,防止人员流动。

  白天,傅山祥满社区跑疫情防控;晚上,他就睡在帐篷里。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前半月,他把帐篷摆在楼道里,守护隔离的居民;后半月,他又把帐篷搬到社区外出路口,防止人员流动。

  傅山祥今年53岁,是万州区五桥街道香炉山社区党总支。2月29日,他告诉记者,社区疫情防控人手少、时间紧,要跑在疫情前面,只有争分夺秒,“为了疫情不反弹,我还要继续睡帐篷。”

  每年的大年三十,傅山祥都要在社区巡逻,防止居民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火灾。但这次除夕夜,傅山祥先是在街道开会,夜里10点还在社区巡逻,直到大年初一凌晨2点,才回到家中。

  “睡了一小时又出门了。”妻子谭明兰说,傅山祥根本就没睡着,凌晨3点就又起床去了社区,直到下午才回家一趟,“进屋就翻帐篷,说要睡在社区。”

  多大的事啊?家都不回了!看着傅山祥远去的背影,谭明兰满脸疑惑。吃罢晚饭,她决定去社区看个究竟。

  那天晚上,谭明兰等到10点,傅山祥都还没回社区办公室,好不容易拨通手机,丈夫只留下“在排查”三个字就挂了电话。后来,傅山祥回到办公室,与同事又继续开会。

  “6个社区干部抽走两个啷个开展工作”“发动党员”“动员志愿者”……会议室里,传来傅山祥与同事们的议论声。这头,谭明兰实在等不及了,在楼道里把帐篷搭了起来,她决定留下来陪傅山祥,“这么熬夜,让他开车回家我也不放心。”

  那天,傅山祥很累,但还是睡不着。他告诉谭明兰,香炉山社区有2500多人,很多都是租房户,一是要逐一去排查湖北回来的人,二是五桥老街有赶场的习惯,要防止居民出门聚集赶场。傅山祥说,“人手紧张,压力也大,最近就不回家了。”谭明兰突然有了决定,“我陪你,也来当志愿者。”

  经过几轮细致排查,香炉山社区共排查湖北返社区17人(其中武汉返社区7人),1名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15户21人,暂无一例确诊患者和疑似病人。

  有名密切接触者就住在社区办公室旁的11号小楼,整座楼栋里4户居民15人。按要求,整栋楼都需要进行封闭式管理。白天好说,都有志愿者值班,但到了晚上没人把守,万一有人出走风险就大了。

  “晚上我来守。”傅山祥主动承担了这栋楼的夜间封闭管理。同事们都说,他白天忙着排查、调度,晚上还要值班太辛苦。傅山祥却说,“我有老婆陪,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晚上应该回去陪陪家人。”

  就这样,傅山祥夫妇晚上就睡在楼梯口。担心睡觉太沉,他在楼梯口还摆了一张桌子,上面用棍子支起一个脸盆,只要有动静,脸盆就会掉到地上发出声响。

  “不只是守护我们,他还从生活上关心大家。”自“封楼”管控以来,傅山祥带领工作人员将采购的蔬菜、大米、肉食、食用油、调料等生活物品送到了社区360多户家门口。

  睡帐篷肯定没有家里的床上睡起舒服。傅山祥睡不着的时候,就躺在帐篷里想防控的事情,比如发动社区党员干部、志愿者、居民代表等组建3支队伍、成立4个临时党支部、组织170余人的群防群控力量等措施,都是在这顶帐篷里思考出来的。

  五桥老街的香山农贸市场,有1500多平方米,有200多家商户,附近上万居民在这里购买日常生活所需。

  “不管控起来太危险了!”躺在帐篷里,傅山祥辗转难眠,一声大吼把谭明兰都惊醒了。最后,他找到街道领导反映,由香炉山社区承担香山市场的经营管控工作。有人说,这不是香炉山的地盘。傅山祥反问,“啥是大局?把疫情控制住就是大局!哪管谁的地盘。”

  2月15日,气温骤降,夜间气温直逼零度。那天刚好是11号小楼的5户居民解除隔离的日子。谭明兰满以为可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哪料傅山祥把帐篷搬到了进出社区的双河口路口。

  五桥老街以五桥河为界,分为香炉山社区和五间桥社区。香炉山社区有81栋民房,分散在1.5公里老街。如果分兵把守每栋楼管不过来,傅山祥在老街两头分别设了检查站,只用了4个人把整个81栋都管了起来。

  “高山都降雪了,你冷吗?”谭明兰心疼丈夫。傅山祥说,就是因为冷,他才担心夜晚管控不到位,放过了行人和车辆,“自己守着才放心!”

  也就是从15日开始,傅山祥与志愿者龙大洪坚守在了双河口路口。每天,两人一起守到深夜11点多,然后傅山祥值守到凌晨3点才睡觉,早上6点又起床到社区上班。

  “为了疫情不反弹,我还要继续睡帐篷。”傅山祥说,现在形势虽有了好转,但关键时刻不能松劲儿,他一定要坚持到疫情彻底解除那天。

  白天,傅山祥满社区跑疫情防控;晚上,他就睡在帐篷里。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前半月,他把帐篷摆在楼道里,守护隔离的居民;后半月,他又把帐篷搬到社区外出路口,防止人员流动。

  傅山祥今年53岁,是万州区五桥街道香炉山社区党总支。2月29日,他告诉记者,社区疫情防控人手少、时间紧,要跑在疫情前面,只有争分夺秒,“为了疫情不反弹,我还要继续睡帐篷。”

  每年的大年三十,傅山祥都要在社区巡逻,防止居民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火灾。但这次除夕夜,傅山祥先是在街道开会,夜里10点还在社区巡逻,直到大年初一凌晨2点,才回到家中。

  “睡了一小时又出门了。”妻子谭明兰说,傅山祥根本就没睡着,凌晨3点就又起床去了社区,直到下午才回家一趟,“进屋就翻帐篷,说要睡在社区。”

  多大的事啊?家都不回了!看着傅山祥远去的背影,谭明兰满脸疑惑。吃罢晚饭,她决定去社区看个究竟。

  那天晚上,谭明兰等到10点,傅山祥都还没回社区办公室,好不容易拨通手机,丈夫只留下“在排查”三个字就挂了电话。后来,傅山祥回到办公室,与同事又继续开会。

  “6个社区干部抽走两个啷个开展工作”“发动党员”“动员志愿者”……会议室里,传来傅山祥与同事们的议论声。这头,谭明兰实在等不及了,在楼道里把帐篷搭了起来,她决定留下来陪傅山祥,“这么熬夜,让他开车回家我也不放心。”

  那天,傅山祥很累,但还是睡不着。他告诉谭明兰,香炉山社区有2500多人,很多都是租房户,一是要逐一去排查湖北回来的人,二是五桥老街有赶场的习惯,要防止居民出门聚集赶场。傅山祥说,“人手紧张,压力也大,最近就不回家了。”谭明兰突然有了决定,“我陪你,也来当志愿者。”

  经过几轮细致排查,香炉山社区共排查湖北返社区17人(其中武汉返社区7人),1名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15户21人,暂无一例确诊患者和疑似病人。

  有名密切接触者就住在社区办公室旁的11号小楼,整座楼栋里4户居民15人。按要求,整栋楼都需要进行封闭式管理。白天好说,都有志愿者值班,但到了晚上没人把守,万一有人出走风险就大了。

  “晚上我来守。”傅山祥主动承担了这栋楼的夜间封闭管理。同事们都说,他白天忙着排查、调度,晚上还要值班太辛苦。傅山祥却说,“我有老婆陪,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晚上应该回去陪陪家人。”

  就这样,傅山祥夫妇晚上就睡在楼梯口。担心睡觉太沉,他在楼梯口还摆了一张桌子,上面用棍子支起一个脸盆,只要有动静,脸盆就会掉到地上发出声响。

  “不只是守护我们,他还从生活上关心大家。”自“封楼”管控以来,傅山祥带领工作人员将采购的蔬菜、大米、肉食、食用油、调料等生活物品送到了社区360多户家门口。

  睡帐篷肯定没有家里的床上睡起舒服。傅山祥睡不着的时候,就躺在帐篷里想防控的事情,比如发动社区党员干部、志愿者、居民代表等组建3支队伍、成立4个临时党支部、组织170余人的群防群控力量等措施,都是在这顶帐篷里思考出来的。

  五桥老街的香山农贸市场,有1500多平方米,有200多家商户,附近上万居民在这里购买日常生活所需。

  “不管控起来太危险了!”躺在帐篷里,傅山祥辗转难眠,一声大吼把谭明兰都惊醒了。最后,他找到街道领导反映,由香炉山社区承担香山市场的经营管控工作。有人说,这不是香炉山的地盘。傅山祥反问,“啥是大局?把疫情控制住就是大局!哪管谁的地盘。”

  2月15日,气温骤降,夜间气温直逼零度。那天刚好是11号小楼的5户居民解除隔离的日子。谭明兰满以为可以回家睡个安稳觉了,哪料傅山祥把帐篷搬到了进出社区的双河口路口。

  五桥老街以五桥河为界,分为香炉山社区和五间桥社区。香炉山社区有81栋民房,分散在1.5公里老街。如果分兵把守每栋楼管不过来,傅山祥在老街两头分别设了检查站,只用了4个人把整个81栋都管了起来。

  “高山都降雪了,你冷吗?”谭明兰心疼丈夫。傅山祥说,就是因为冷,他才担心夜晚管控不到位,放过了行人和车辆,“自己守着才放心!”

  也就是从15日开始,傅山祥与志愿者龙大洪坚守在了双河口路口。每天,两人一起守到深夜11点多,然后傅山祥值守到凌晨3点才睡觉,早上6点又起床到社区上班。

  “为了疫情不反弹,我还要继续睡帐篷。”傅山祥说,现在形势虽有了好转,但关键时刻不能松劲儿,他一定要坚持到疫情彻底解除那天。

Copyright © 2014-2019 重庆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0715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