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86-9999-6666

被《人民日报》整版报道的那双眼睛,50天里曾3次流泪

  3月12日,黄霞登上人民日报。全副“武装”的一张特写中,柳叶眉下秀气的双眸,坚定中透出清澈的光亮。

  白衣战士的眼睛为何这么亮?2月23日,黄霞在朋友圈动态中回答:“那是因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护目镜里的眼睛闪烁着向生的光芒。”

  她是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百安分院重症应急病区副主任。直到3月11日,医院确诊患者全部“清零”,战疫50天的黄霞才无牵挂地服从安排休息。

  去年,她被任命为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急诊分院重症医学病区副主任。没想到翻过年关,她就迎来提拔后的第一次“大考”。

  1月22日,抗击疫情的序幕才拉开,黄霞就逆行上了“火线”:被任命为新冠肺炎重症应急病区副主任。

  “我是党员,又长期在急救分院与重症打交道,肯定我要先上。”回忆起当时的觉得,黄霞脸上很平淡,“至于怕不怕,后头才会想。”

  刚上“火线”时,最头疼的是缺医疗防护物资。当时,病区里已有两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一例是重庆首例,一例是万州首例。

  为节省防护物资,医护人员轮班,4小时一班。每个班进隔离病房后,时间不到不得轻易出来,不能吃东西,也不能上厕所。

  每天上班时,她先按时查房,随时了解病人情况,还要记录、诊断等。一段时间里,入院的患者越来越多,她基本上停不下来。最多时,她的病区里有32名患者,其中21个为重症,11个为危重症。

  ”为患者拍影像,经常要花两三个小时。”黄霞说,一班4个小时根本就不够用。最多的一次,她在隔离病房里呆了30个小时。

  防护服严实不透气,刚开始那几天不适应。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曾见过她走出隔离病房的样子,脸上被护目镜勒出通红的印痕,汗浸湿了手术衣。

  在除夕夜里,黄霞写了一篇日记,其中有句话:接到通知时,有点投入战斗的兴奋感,这东西是天生的吧!

  2月2日,黄霞刚下班,一名危重患者病情急转直下,必须实施风险最大的插管治疗。当时,的医生正忙着安排治愈的患者出院。

  早上8点多,她进病区查房之后,一直忙到中午12点过才出病房。下午4点过,她从死神手里连续抢回两条人命。

  一开始是10床患者,血氧饱和度大幅下降。这边刚抢救过来,6床的危重病人又出现血压不稳、体温下降。

  中间来不及歇息,她与专家组沟通紧急施救方案后,转身又与时间赛跑。两个半小时的争分夺秒,两名患者转危为安。

  就在她又打视频与专家组通话时,突然双腿一软站不住了。身旁的护师赶紧扶住她,消毒后同事将她扶出病房。脱下防护服揭开口罩,才发现她的脸上有呕吐物。

  “幸好是空腹,吐的主要是清水。”黄霞说,当天从早上忙下来,她疲惫得没有胃口,中午也没吃啥东西。

  在严实的防护下,戴着多层口罩呕吐是非常危险的——极可能导致窒息。经诊断,她因缺氧导致急性脑水肿。

  可才过3天,她又向医院提出申请。禁不住软磨硬泡,医院在对她的身体进行检查评估后,同意她回到工作岗位上,但是“严禁”进入隔离区。

  休息满一周后,她的“禁足令”才被解除。直到3月11日医院在院确诊患者“清零”,她才腾出空没有牵挂地休息。

  得空时,黄霞会在微信中配图发几句打气的文字,也有关于疫情的动态。但是这些动态,她都设置了父母不可见。

  在父亲的微信“朋友圈”,很久没有翻到黄霞的动态。打电话她也很少接,一接电话总是三言两语就挂了。

  1月19日,考虑到丈夫不在万州,她以回老家过年的名义,将父母和儿子送回老家梁平。离开时,黄霞就屏蔽了父母的微信。

  “我辈已躬身入局,势必要共渡难关!”投身疫线次日走出病房,黄霞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一句话,配上一张医护人员逆袭的图片。

  “黄霞上新闻啦!黄霞上新闻啦!”1月30日,有亲戚把新闻链接发到亲友微信群。黄志朝与老伴赶紧打开看,“她去一线抗疫了。”

  那些日子,黄志朝早已隐约感觉到,女儿可能参加医疗救治去了。但他又安慰老伴,那么多医生也不一定轮得上。

  “你参加抗疫了,为啥不给我们说一声?”黄志朝忍不住给黄霞去了电话,既责怪又心疼。老伴一把夺过手机,哽咽着埋怨黄霞:“你让我们担心死了!”

  这之后,老两口时长将黄霞挂在心间,没事就找黄霞的新闻,还时常掐着点在她休息时打电话关心,不过黄霞“总是报喜不报忧。”

  3月11日,万州最后一名轻症患者治愈出院。至此,作为渝东北片区集中救治定点医院,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的在院确诊患者“清零”。

  2月27日,重症应急病区患者减至各位数时,她就当着记者面畅想过“清零”时病房里的场景。谈起“清零”会出现的画面,她坚定的眼神里瞬间填满孩子般的喜悦。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她告诉患者天一亮就可出院时,一向乐观的患者顿时泪流满面,不停地向在场医护人员表达感谢。

  “我当时也哭了,不过我转身就擦干了。”黄霞说,当时的一幕,对在场的医护人员和患者触动都很大。“看到了打赢这场战疫的曙光。”

  第二次流泪是在病房与一名患者谈心。当时,一患者向她感叹:“看不到你们的脸,这几天,我天天记你们背上写的名字。”

  黄霞接过话茬,叮嘱他好好养病,争取早点出院。她随口补了一句:“这么多医生、,你现在记住了,出去还是会忘记的。”

  “我天天记,记住好多算好多!”患者的话一说完,黄霞忍不住泪眼花花。2月27日当天,回忆起与患者这一席对话时,黄霞眼里仍噙满泪水。

  第三次是晕倒后接到丈夫电话。因为出差遇上疫情,黄霞的丈夫远在新疆不能回来。“我知道你很拼,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也想你。”丈夫发来视频鼓励和安慰她时,黄霞禁不住哭成泪人。然而,她还是怕丈夫担心,未将晕倒的事告诉丈夫。

  3月12日,黄霞登上人民日报。全副“武装”的一张特写中,柳叶眉下秀气的双眸,坚定中透出清澈的光亮。

  白衣战士的眼睛为何这么亮?2月23日,黄霞在朋友圈动态中回答:“那是因为,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护目镜里的眼睛闪烁着向生的光芒。”

  她是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百安分院重症应急病区副主任。直到3月11日,医院确诊患者全部“清零”,战疫50天的黄霞才无牵挂地服从安排休息。

  去年,她被任命为重庆三峡中心医院急诊分院重症医学病区副主任。没想到翻过年关,她就迎来提拔后的第一次“大考”。

  1月22日,抗击疫情的序幕才拉开,黄霞就逆行上了“火线”:被任命为新冠肺炎重症应急病区副主任。

  “我是党员,又长期在急救分院与重症打交道,肯定我要先上。”回忆起当时的觉得,黄霞脸上很平淡,“至于怕不怕,后头才会想。”

  刚上“火线”时,最头疼的是缺医疗防护物资。当时,病区里已有两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一例是重庆首例,一例是万州首例。

  为节省防护物资,医护人员轮班,4小时一班。每个班进隔离病房后,时间不到不得轻易出来,不能吃东西,也不能上厕所。

  每天上班时,她先按时查房,随时了解病人情况,还要记录、诊断等。一段时间里,入院的患者越来越多,她基本上停不下来。最多时,她的病区里有32名患者,其中21个为重症,11个为危重症。

  ”为患者拍影像,经常要花两三个小时。”黄霞说,一班4个小时根本就不够用。最多的一次,她在隔离病房里呆了30个小时。

  防护服严实不透气,刚开始那几天不适应。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曾见过她走出隔离病房的样子,脸上被护目镜勒出通红的印痕,汗浸湿了手术衣。

  在除夕夜里,黄霞写了一篇日记,其中有句话:接到通知时,有点投入战斗的兴奋感,这东西是天生的吧!

  2月2日,黄霞刚下班,一名危重患者病情急转直下,必须实施风险最大的插管治疗。当时,的医生正忙着安排治愈的患者出院。

  早上8点多,她进病区查房之后,一直忙到中午12点过才出病房。下午4点过,她从死神手里连续抢回两条人命。

  一开始是10床患者,血氧饱和度大幅下降。这边刚抢救过来,6床的危重病人又出现血压不稳、体温下降。

  中间来不及歇息,她与专家组沟通紧急施救方案后,转身又与时间赛跑。两个半小时的争分夺秒,两名患者转危为安。

  就在她又打视频与专家组通话时,突然双腿一软站不住了。身旁的护师赶紧扶住她,消毒后同事将她扶出病房。脱下防护服揭开口罩,才发现她的脸上有呕吐物。

  “幸好是空腹,吐的主要是清水。”黄霞说,当天从早上忙下来,她疲惫得没有胃口,中午也没吃啥东西。

  在严实的防护下,戴着多层口罩呕吐是非常危险的——极可能导致窒息。经诊断,她因缺氧导致急性脑水肿。

  可才过3天,她又向医院提出申请。禁不住软磨硬泡,医院在对她的身体进行检查评估后,同意她回到工作岗位上,但是“严禁”进入隔离区。

  休息满一周后,她的“禁足令”才被解除。直到3月11日医院在院确诊患者“清零”,她才腾出空没有牵挂地休息。

  得空时,黄霞会在微信中配图发几句打气的文字,也有关于疫情的动态。但是这些动态,她都设置了父母不可见。

  在父亲的微信“朋友圈”,很久没有翻到黄霞的动态。打电话她也很少接,一接电话总是三言两语就挂了。

  1月19日,考虑到丈夫不在万州,她以回老家过年的名义,将父母和儿子送回老家梁平。离开时,黄霞就屏蔽了父母的微信。

  “我辈已躬身入局,势必要共渡难关!”投身疫线次日走出病房,黄霞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一句话,配上一张医护人员逆袭的图片。

  “黄霞上新闻啦!黄霞上新闻啦!”1月30日,有亲戚把新闻链接发到亲友微信群。黄志朝与老伴赶紧打开看,“她去一线抗疫了。”

  那些日子,黄志朝早已隐约感觉到,女儿可能参加医疗救治去了。但他又安慰老伴,那么多医生也不一定轮得上。

  “你参加抗疫了,为啥不给我们说一声?”黄志朝忍不住给黄霞去了电话,既责怪又心疼。老伴一把夺过手机,哽咽着埋怨黄霞:“你让我们担心死了!”

  这之后,老两口时长将黄霞挂在心间,没事就找黄霞的新闻,还时常掐着点在她休息时打电话关心,不过黄霞“总是报喜不报忧。”

  3月11日,万州最后一名轻症患者治愈出院。至此,作为渝东北片区集中救治定点医院,重庆三峡中心医院的在院确诊患者“清零”。

  2月27日,重症应急病区患者减至各位数时,她就当着记者面畅想过“清零”时病房里的场景。谈起“清零”会出现的画面,她坚定的眼神里瞬间填满孩子般的喜悦。

  出院的前一天晚上,她告诉患者天一亮就可出院时,一向乐观的患者顿时泪流满面,不停地向在场医护人员表达感谢。

  “我当时也哭了,不过我转身就擦干了。”黄霞说,当时的一幕,对在场的医护人员和患者触动都很大。“看到了打赢这场战疫的曙光。”

  第二次流泪是在病房与一名患者谈心。当时,一患者向她感叹:“看不到你们的脸,这几天,我天天记你们背上写的名字。”

  黄霞接过话茬,叮嘱他好好养病,争取早点出院。她随口补了一句:“这么多医生、,你现在记住了,出去还是会忘记的。”

  “我天天记,记住好多算好多!”患者的话一说完,黄霞忍不住泪眼花花。2月27日当天,回忆起与患者这一席对话时,黄霞眼里仍噙满泪水。

  第三次是晕倒后接到丈夫电话。因为出差遇上疫情,黄霞的丈夫远在新疆不能回来。“我知道你很拼,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也想你。”丈夫发来视频鼓励和安慰她时,黄霞禁不住哭成泪人。然而,她还是怕丈夫担心,未将晕倒的事告诉丈夫。

Copyright © 2014-2019 重庆新闻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6007154号-1